新闻公告
当前位置: 首页> 新闻公告> 详情

参赛历程|一等奖上海海事大学参赛队:身处谷底,满怀热忱

发布时间:2020-10-30 23:51:46 丨 浏览次数: 41

导读:“为什么会是我们?”在过往三个月的参赛历程中,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。“啊?报名时间过了啊,再跟老师沟通下吧,不去白不去。”“知识赛就当拓展一下知识面,以后总有用的。”“害,知识赛过都过了,做做案例呗,说不定以后咱们课设还要用呐?”“过都过了,咱好好做做决赛呗。”这篇心得我不想大谈特谈绿色物流的尖端技术,我只想和诸位探讨一下,我们究竟怎样,才能过好这一生。作为环境人,我很清楚这个黎明和黄昏共存的行业面对着什么。身处谷底,黎明里的曙光被高高的山崖挡住;身处谷底,我心热诚,如果顶层的阳光被心怀不轨之人层层剥离,我们就自己发光;身处谷底,我们就是黎明。
 
2020年新年伊始,伴随着期末考试的告一段落,雨后初晴,金色的海滨小镇里,一道彩虹从我们的实验“田”里悄悄地生长。“嘿!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回家的车票,不如这几天泡实验室里玩玩?”没有人会拒绝边玩边“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”又可以消磨无法利用的时间的差事。鼓捣了几天乱七八糟的小发明,什么智能快递车呀什么的,美其名曰:“我们在为开学的比赛做准备。”
离别的车站,我们彼此击掌,“2020年了,总得有人认识我们的团队了吧!”
“2020年一定是不平凡的一年!加油!”
一语成谶。
当晚武汉情况急转直下。
武汉封城了。
疫情来临了。
很幸运,我们没有被疫情干扰,也没有被物资限制。
但也很不幸,我们被锁住了。
初入环境行业是因为我从小在钱塘江边长大,各种各样的水系在短短几年内就经历了沧海桑田,噢,只有“沧海”变成了“桑田”,却没有桑田变回沧海。我目睹着这一切,也不是为了人类的发展想改变它,我只是想,我的回忆呢?人类发展的车轮把我的过去连根拔起,为了更多人出发的路,我丢失了我来时的路,我的故乡被抹去了。
于是,结合我自己本科的专业,我开始生根于绿色物流。
一开始我也很迷茫,为什么他们忍心摧毁别人的故乡,也要追逐那身外的财富,甚至不惜摧毁自己的故乡?这一度让我觉得资本主义是我梦想路上最大的敌人。但要实现我的梦想,必须借助金钱,资本的手段。
然而随着阅历的增长,我逐渐明白了一件事情。人性本善。如果不是因为自身的能力只能牺牲他人的梦来实现自己的想,谁又会拒绝一个鸟语花香的地球呢?逐渐的,我发现,每一次技术革命人类总是变得更加幸福,只不过人类因此对环境的要求更加吹毛求疵,但总体幸福总是上升的;逐渐的,我发现人类的乱排乱放其实对全球变暖也没用造成什么危害,全球本来就该变暖(冰川运动);逐渐的,我发现石油不会在30年里枯竭,只是更多的石油开采在经济上得不偿失而已……当我知道了这一切环境的真相,我回头来思考,我的家乡为什么会毁灭,我得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人类最大的敌人,一直是自己。
我们之所以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,是因为人类技术的上限不足以支撑我们共赢共处,人类之所以会战争,会剥削,会意识到被“统治”,都是因为环境容量容不下我们这么多人。如果物质极大富有,共产主义实现,世界,还会像现在支离破碎吗?
所以,可以推至所有社会问题的,环境问题的症结,在于没有强大的技术支撑人们自主的选择更环境友好的能耗方式。就像当初人们选择内燃机而不是蒸汽机,一定是因为蒸汽机动力不够,而不是内燃机更环保。
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,我开始思考我究竟怎样才能过好这一生?是不是我遇到的所有问题,都和这个社会一样,关键在于我不够强?
所以寒假前那天的实验,我快乐而迷茫。
直到疫情出现了。
疫情是绝对的灾难,相对的“国运”,无论是对于这个国家,还是对于我个人。对于复学的渴望实在过于强烈,因为所有的实验器具都被我留在了学校。无法继续进行实验,没有办法继续实现自己的梦想让我既有热情,又没动力。每天醒来满腔热血的赖床,挂着线上课,同时热诚的想着复学之后的发明,却又没有一点破局的办法。
我不能接受没有破局办法的局面,所以我制造了一个破局的办法——时间。
夏天来了,疫情就会被留在春天。它会和之前所有病毒一样,会被留在出现的季节。但是它没有。
所以我遇到的困境,也没有被留在春天,它蔓延到了我的整个学期。我彻底的绝望了。
时间没有拯救我,或者它还不足以拯救我。
所以我渴望自救。
峰回路转的时刻需要运气,但更需要的是自己大破大立的勇气。
云丰杯是一个机会,但如果没有那“要不试试吧”微弱的声响,云丰杯又会是一个机会吗?
我还不够强,我没有做过算法设计,我只会硬件设计,疫情在家要不等等开学吧。但一直有另一个声音在企图拯救我“要不试试吧”
要不试试吧。
我在7月20号,临比赛报名截止的前一天,我登入了比赛。
我用技术的目光剖析了环境问题,践行着刚刚得出的思想。
“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进决赛啊。。。。。”嘴上说着自己很菜,其实只是不想自己创作的发明被批的离心理落差太大。如果新的思想被认可,我比谁都开心。
阳光出现了,但剂量还不够。
又是掐点,赶完了云丰杯决赛,其实内心还是知道计划书有多不完善的。但无论是三等奖还是优胜奖,老师认可我的思想并让他进入了决赛,那我就不能辜负这份期待,带着这个思想走下去,用自己信服的逻辑去推动人类的进步。
我是第一组答辩的。
早晨,来到办公室,挂上虚拟背景,从容不迫的讲完了我的系统,就像推销自己的发明。无论这个发明可不可爱,有没有用,它都是我创作的发明,都是我的“儿子”,无论被如何的批评,我都得像父亲一样包容它。
“很精彩!很有新意!我们很喜欢!”
评委老师的第一句话让我灰暗的疫情世界瞬间被点亮了
“我们一直很关注你的项目,这个模型和想法很有新意!”
而我就像老父亲在家长会上,儿子被班主任夸奖了一般。可能大家不能理解这种感受,我小时候成绩不是很好,唯一一次考了班里第一名,我的父母开完家长会回家,带我出去吃铁板烧,嘴一直咧着,咧到一口都没吃,像现在的我一样。
当时不知道自己会是一等奖,只是觉得,知己难寻。我的梦,是已经实现了吧。以至于后来报获奖名单的时候,我已经在外面庆祝了。倒是第一次参赛的队友,被突然放到大屏幕前颁奖,兴奋到边给我打电话边被颁奖。害,“平常心”。
获奖于我,不太像是对于我技术水平的认可,倒是更像对我尝试的认可。从18年ig夺冠开始我就一直有这样一个思想的萌芽,就好像游戏,科研,学习,生活是共通的一般:你是平平无奇的消磨至死,还是
“要不试试吧”
终其一生,我们都在走向死亡
你是唯唯诺诺地走向死亡,还是威风堂堂地走向死亡?
你是把家乡的环境寄托给对他人的呼吁,寄托于他人的善念?还是自己去改变它
你是把破局的机会留给疫情自然的过去,留给时间?还是留给自己
云丰杯不是终点。
云丰杯也不是起点。
我想这对于我来说是“生死攸关的转折点”。想必对于很多人也是,无论学生,还是老师。我们太需要这样的机会来拯救自己了。
感谢云丰杯,让我在绿色物流的领域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。
让我在疫情里走出了封锁的阴霾。
虽然我仍身处谷底。
但我心,拥有热诚。
 
未来,会有无数的“疫情”,也会有无数的“云丰杯”。
愿你,也在“疫情”中绽放,身陷万丈深渊,却亦如黎明的花朵。
愿你我,最终能在顶峰相遇。
上海海事大学 老红花队
队长:俞祺
队员:吴铭燕 彭雨欣
指导老师:孙领
全国绿色供应链与逆向物流设计大赛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2017-2020 COGSCARLD.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Agent Coder (c@mail.citasgoo.com).
苏ICP备20037665号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帐号